北京郊区试点农宅养老

  现如今,不少京郊农村的年轻人都选择了进城打工,村里自家的院子反而空置了下来。然而从去年开始,怀柔区渤海镇东北部的田仙峪村村民迎来了好消息,闲置房一下子成了宝。该村成立了农宅养老合作社,将闲置农宅统一承租给合作社管理,引入社会资本参与投资开发并重新装修改造,打造改为城市高端养老人群的养老宅院。依靠一次性得到的几十万元租金,很多村民都给孩子在城区交了首付买了房。

  闲置房屋打包出租

  田仙峪村位于怀柔区渤海镇东北部,位于箭扣长城脚下,与著名的慕田峪长城相距仅3公里,全村284户,668口人。怀沙河的一条支流从这里发源,源头是这里的龙泉和珍珠泉,这两条溪水是华北地区最早养殖虹鳟鱼的地方。小山村风景秀丽、空气清新,远离城市的喧嚣。

  然而,随着农村劳动力不断向城市转移,村里有很多宅子长时间都大门紧锁空置了下来。村支书孙建坤说,农宅闲置的原因有几类,包括村民外出务工、村民个人购置其他房产等。这些闲置的宅子不仅要定期回去打扫,而且由于农宅不能上市交易,只能在村集体成员内部转让;想出租,却难以找到合适的租客。所以,村里的闲宅大多没有利用起来。

  为了帮村民解决这一难题,区镇政府想到与社会资本合作。2014年8月,北京市首家养老农宅合作社在怀柔区渤海镇田仙峪村成立,并引入国奥集团对流转的闲置农宅进行了内部的重新设计改造。

  院落打造不同主题

  在民宅改造过程中,以“休闲、养老”两大基调为主题,在注重保护传统村落风貌的同时,充分融入乡愁元素,外表“土味”十足,室内雅致不俗。不同的院子还被打造成不同的主题:老音乐家、茶文化、书法笔会、国安足球……入住游客可以根据不同需求选择感兴趣的小院儿。

  据国奥乡居休闲养老项目办公室主任纪刚介绍,目前,小院提供了三种方式入住,分别是体验式入住、半年左右的短租和20年的长租。30个院子已经长租租出了7个。以院落为单位整体出租,非常适合全家带着老人度假休闲。城里有条件的已退休能自理的老人,也非常适合在此入住。据纪刚透露,此种利用闲置农宅的方式,目前在怀柔算是本市首个试点,这种模式运行成功后将有望向全市郊区推广。

  计划再收28套院落

  村民彭素华是26号院的主人,她家原本有两个院子,养老农宅合作社运行后,她把老人接到自己家,将老人原来住的小院出租了,一次性得到了几十万元租金款。租期20年,一间正房年租金5000元,20年的租金一次性付清。再加上积蓄,差不多够给准备结婚的儿子在怀柔城区买房交首付款了。彭素华打心眼里高兴:“平时还有专人定期清扫院子,我们可算省心了!”

  吸引社会投资对闲置农宅进行改造后,不少城里人慕名而来,社员不仅取得了房屋租金收入,还可以获得一定收益分红。公司每年将营业利润的10%交给村养老农宅合作社作为村民的年底分红,再由合作社对此项收益进行分配,流转闲置农宅的社员占总分红的10%,剩余的90%由全村农户共同分配。

  记者注意到,社区综合服务中心内,有公共食堂、休闲酒吧、餐吧、洗衣房等公共服务设施。并且新建了卫生服务站,配备了专业的医疗设备和医务人员,方便在此租住的老年人就近买药看病。

  纪刚主任说,今年,他们还计划再收28套这样的院子加以改造,进一步扩大运行规模。另外,养老农宅还带动了当地就业,让村民不出村就实现了就业。目前,田仙峪村共有19人在这个休闲养老社区从事家政、餐饮以及日常维修等工作,其中大部分从业人员都是“4050”人员。

  “三医联动”,即医疗卫生体制改革、医保体制改革及药品流通体制改革联动。3月5日,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部署2016年重点工作时,强调要推进“三医联动”改革。“三医”到底该如何联动,才能解决老百姓看病贵、看病难的问题?近日,记者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、天士力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闫希军。

  “医改之所以尚未取得令人满意的成效,症结就在于‘三医’不联动。”闫希军说,目前的政策、方法和医疗机构都是为了“病”而设置的,而“三医联动”就是要从结构的调整和改变上下功夫,用改革的办法破除以药补医,完善医保支付制度,发展社会办医和分级诊疗,以节约医疗资源,提高医疗效率,更好地维护老百姓的健康。

  医疗:对服务进行分类分级

  “一些医院在利益驱动下为患者过度、重复进行各项检查,造成看病贵现象。应该对治疗、痊、社区健康管理、家庭健康管理等医疗服务进行分类分级,细化哪些病种应该由相对应层级的医院医治。”闫希军说,大型医院要从观念上转变,充分利用“三医联动”改革,依托社会资源、一损俱损网平台有效服务患者,改变和完善现有医疗结构,进行整体规划。

  具体而言,闫希军认为,应该分为3个层级。第一个层级是集医疗、教学、科研于一体的国家级医院,站在专业的最前沿,学科齐全,特色专科突出,多学科综合实力强大;第二个层级是综合型保障性医院,按照居住人口资源配置,合理布局,广覆盖,同时按照比例建立痊院、护理院;第三个层级是建立社区、乡村健康管理医疗中心。

  闫希军说,对于重大疾病,通过抢救治疗,稳定生命体征,分不同级别进行痊。在重大疾病救治过程中,抓住时机,进行专业痊、精准痊,实现病人从治疗到痊的无缝衔接。还要发展居家健康养生服务,把病中和病后恢复期的患者管理起来,使重大疾病的居家养护、养生相结合。针对健康人群、亚健康人群的养生进行健康管理。对慢性疾病,提供服务入户、送药上门,借助计算机化手段整合服务资源。

  “要真正推动分级诊疗,就要破除利益藩篱,如虎添翼医疗人才流动。政府通过科学设计,把一部分医疗市场让出去,鼓励民营资本投资,根据消费者的需求,提供不同品类的服务。还要切实解放生产力,使医生能够合法多点执业,把医生变成具有行业管理的社会自由人。”

  医保:利用杠杆撬动结构性问题

  在医保方面,闫希军认为,应提高社会保障资金的使用效率,发挥其杠杆作用。

  “不仅在医院看病时可使用医保支付,在痊阶段也需医保支付。比如医疗痊、健康管理等方面,都要进行一定比例的医保支付,更广泛地满足广大群众的健康需求。利用医保杠杆撬动结构性问题,分化人们的‘视线’,不能有病都去大医院,看大专家,进行大检查,开大处方。”闫希军说。

  “由于环境污染、生方式变化及生压力增加,人们患重大、疑难疾病的潜在风险越来越高,而且呈现普遍化、年轻化、变异化的趋势。重大、疑难疾病严重威胁着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,大量消耗有限的社会医疗资源。” 针对当前重疾病救治,轻预防和痊的普遍现象,闫希军认为,还应加强对早期重大、疑难病症筛查工作力度,制定科学的筛查方法,功德圆满筛查工作的规范化、周期化、专业化、普及化。建立数据库,将筛查结果进行前瞻性分析;同时将重大和疑难疾病的预防药物纳入医保体系,加强疾病预防,降低社会医疗成本。

  医药:避免一刀切式的二次议价

  “改革引导药品一味地降价,其实是个误区。现实中,药品价格虚高和虚低情况并存。要避免盲目一刀切式的二次议价影响药品质量和药品供应保障。”闫希军举例说,在药品集中采购中,大多数药品都是大幅度降价后,以全国最低价中标,其中大部分中药产品的中标价已接近成本。而随着省级招标结束,接踵而来的各地市组织的二次议价或以带量采购为名的二次议价,又要在省标的全国最低价基础上再次大幅度降价,平均再降低15%左右。

  在一些地区,二次议价已经导致很多用量大、临床必须、疗效确切、品质优良的药品被迫退出市场。以中成药二次议价为例,东部某市要求在省中标价的基础上降价15%,招标目录涉及1263个品种,最终仅有244个品种(337个品规)中标,中标率不足20%。大部分没有中标的药品是因为已接近成本价而无法再降,被迫出局。这与招标所应体现的价格合理,为患者服务的目标背道而驰,可能会威胁到百姓的用药安全。

  闫希军建议,在治理部分药品价格虚高的同时,要在用药结构上消除大处方及过度治疗;同时也需要保证制药企业的合理利润,为新药研发,产业升级,拉动就业和经济发展,实施中药“走出去”战略等创造条件。

  闫希军认为,在医保目录中,应增加中医药的比重。目前,中医药占其他药品总和的比例偏低,在医保报销比例上也需要进行政策上的引导。

  在对基本药品目录和医保目录的药品品种进行全程可追溯方面,天士力集团有着自己的实践。“药品是从哪儿来的,责任人是谁,一直追溯到药材投料、产品检测、物流、配送等多个环节。对国家基本保障的药品目录和医保药品目录,率先实现第三方检验和全产业链可追溯评价体系,通过3年~5年时间全面提升药品质量。”闫希军介绍,在这方面,天士力集团去年开始试水,今年已经完全落地了。

  闫希军表示,目前天士力集团正通过科技创新,功德圆满药品精准研发,指导临床精准用药。在国家实施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背景下,药品企业需以智能制造作为突破口和主攻方向,解决标准体系、重大技术突破等诸多问题,从根本上提升中医药质量,打造出会“说话”的产品,推动现代中药产品走向世界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北京郊区试点农宅养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