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婚女性的内心独白

走出婚姻 雨过天晴

我是一个今年三月刚刚走出婚姻的女人,年过四十,我的家庭表面上看来很不错。夫妻事业有成,在工作单位都有自己的职位和较高的经济收入。经过了二十多年的艰辛和努力,我刚刚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,忽然间,他提出了离婚。

 

在不知不觉中,我们中间出现了一个“第三者”!

 

离婚前夜,我差点儿自杀!

 

那是我今生今世至死都不会忘记的悲痛欲绝的日子。

 

去年7月12日晚上,经常借口说晚上有应酬、每天都不回家的丈夫突然比平时早回来了,他很直言地说:“咱们离婚吧!我不想这样生活下去了,我觉得以前活得太累了,以前我一直都在为别人活着,我想下半辈子为自己活一次。”那时候,我的心沉到了万丈深渊里,我知道这个婚姻完了……

 

他指出我在婚姻中的许多毛病和缺点,他说下半辈子不能与我在一起生活了!面对这感情的突变,那一刻,我真正体会到了“衰莫大于心死”的感觉,更知道了什么叫“心如死灰”。

 

那天晚上,他甩下了离婚的决心走了。空荡荡的房间里,留下脑子一片空白的我。在隔壁的屋子里,不知内情的儿子睡着了。不知为什么,那么巧合,那天晚上下着好大好大的雨。我没有眼泪、没有思维、没有感觉。

 

那天晚上,我想自杀,厨房里面有一把带锯齿的刀子,很锋利,如果割腕,一定很痛快地就能解决问题……那把刀子总在我脑海里浮现,我去厨房转悠了好几次,看着那把刀子发呆。

 

灯光下,我开始给儿子写遗书。我拿起了笔和纸,刚刚写下两个字:“儿子……”我的视线模糊了,“妈对不起你……”我实在写不下去了,泪水把那张遗书打湿了……

 

我慢慢开始转动自己的思维,想找个人说说话。我传呼了一个好朋友,我只是想做点儿事情,并没有指望她能给我回电话,但真的很幸运,她很快给我回了电话。我拿起话筒,听见她的声音,泪水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:“我想找你聊聊,我的丈夫要和我离婚……”

 

她终于来到我身边,见到我后,关怀的目光看了我许久,我只是流泪,她任由我痛快地哭。后来她开口了:“我没有想到你这么聪明的女人会有这么愚蠢的念头,你太傻了吧?你想死吗?为了什么?为了谁?”我只是哭,没有说话。

 

她接着说:“你没有权力糟踏自己的生命!你的生命是你父母给你的,它不是属于你一个人的,你的儿子、你的妹妹、你的弟弟,还有我,你的朋友,这些人都是最爱你的人,你忍心丢开他们吗?你为什么要死?为一份不存在的感情?为一个不再爱你的男人?值得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吗?婚姻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婚姻的失败并不代表你整个人生的失败,你必须活下去,还要好好活着!”

 

我真感谢我的好朋友,关键时刻是她那纯厚的、真挚的友情温暖了我,拯救了我,使我放弃了死亡的念头。

 

儿子和朋友使我觉悟

 

那段时间,打不起精神,对什么都没有兴趣,不看电视,讨厌声音,讨厌别人大声喧哗和说话。整天愁容满面,遇到一点不顺心的小事我都会流泪……而且觉得所有的人和事都和我做对,都那么别扭。心中充满了委屈和悲切,那一段时间是我生命中最惨淡最绝望的日子,我没有食欲,整夜的失眠,我经常在半夜两点多钟不能入睡,站在凉台上独自望着天空数着星星。那段时间,我把自己弄得很惨。

 

在他提出离婚后最初的日子里,不知不觉中我把儿子当成了自己精神上的唯一寄托。每天下班后,我都静静地坐在屋里盼望着儿子回家。儿子是个很成熟的孩子,他的思想也很现代,他对我们要离婚的事情始终表现得比较冷静。八月十五前的一个晚上,外面的月亮很圆很亮,屋里没有开灯。我在床上坐着,儿子的头枕在我的腿上,说起他爸即将和我离婚的事情,说起我们将来怎么过的日子,月光下,我清楚地看到了两行泪水从儿子的眼中滚落了下来。我想:作为孩子对父母的离异是最无能为力,又最痛苦难言的角色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离婚女性的内心独白